廉江市人民政府网,中国红橙之乡,中国电饭锅之乡

您的位置:廉江市重点领域信息公开专栏»环境保护信息公开»国家重点监控企业污染源监督性监测信息 正文
广东省纪委暗访曝光两起基层环保慢作为乱作为问题
来源: 廉江市重点领域信息公开专栏发布日期:2016-11-23

饮用水源保护区养殖泛滥,职能部门整治不力;企业污水长年直排西江,周围群众怨声载道……近期,省纪委继续加大暗访力度,发现了一批基层不作为、慢作为、乱作为问题。其中,江门市开平市,肇庆市端州区因环保不作为被通报。

省纪委要求,各涉访地区和部门要高度重视暗访发现的问题,深入治理“为官不为”,认真组织调查处理,既要追究直接责任人的责任,也要严肃追究领导责任,举一反三,落实整改,切实维护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

江门开平:  饮用水源保护区成养殖重灾区面对挂牌督办缘何愈治愈难

大沙河水库和镇海水库这两大水库的水质事关开平城区和部分沿线乡镇60万群众饮水安全,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然而,这两大水库由于污染严重,今年已被列为省十大挂牌督办重点环境问题之一。

那么,这两大水库的污染治理情况如何,暗访组展开了调查。

10月17日,暗访组驱车进入大沙河水库黄茅咀桥段,发现这里有两家大中型养猪场就设在水库附近不足200米外的地方。

暗访人员随即进入了解情况,这两家养猪场搭建有多排猪舍,经估算,生猪的存栏量在1000头以上。

工作人员称,他们通过安装管道,将猪粪猪尿收纳到一个固定的池子里,然后定期清走。

不过,暗访组在现场看到,收纳池有暗管直通沟渠,偷排的痕迹十分明显。

工作人员说得很含蓄,“有时候把那个粪搞出去,然后剩有一点点,肯定要用水冲走啊。”

暗访组还走访了水库附近的其它猪场,有猪场老板坦言,污染是无法避免的,“污染当然不敢说一点都没有。”

随后,暗访组又继续沿着大沙河水库周边找寻。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大沙镇沃江村、富食村、塘角村等多个地方,大量鸭鹅养殖场就直接设在大沙河水库里,成群鸭鹅的排泄物也随之排放到水库里。

而将养殖场设在水库附近的就更数不胜数了。

由于这些养殖场大都处于大沙河水库集雨面内,大量禽畜的排泄物最终都排到了水库里。

据了解,早在2006年,开平市就颁发了《开平市大沙河水库饮用水源水质保护规定》,来加强该水库的水质保护工作,并于2012年成立了由市委副书记挂帅的领导工作小组,开始对该水库污染进行联合整治。

开平市环境保护局副主任科员刘倬仁称,“领导小组下面设了一个办公室,其中农业部门主要负责牵头整治禽畜养殖业,我们环保部门配合农业部门对那些养殖场进行拆迁,不拆迁的时候就立案查处,相关几个镇也要配合。

开平市农业局副局长伍伟鹏也称,“2015年开始经过市政府的协调,禽畜污染整治工作从环保局调整过来,说要我们农业部门来负责牵头。”

尽管上有领导小组,下有权责清晰的职能部门,几年时间过去了,最首要的禽畜污染问题依旧十分严重。

刘倬仁称,接下来,他们将依据2015年10月颁发的《开平市禽畜养殖禁养区、限养区划定规定》进一步落实相关整治工作,按照此规定,水库周边200米以内属禁养区,要求今年年底整治完,200米以外的限养区明年做完。

工作有计划本是一件好事,不过现状却是整治进展情况远远跟不上既定的要求,特别是那些直接设在水库里的污染源,经过4年整治依旧随处可见,甚至个别水域还新增了污染源。

开平市农业局副局长伍伟鹏称,“不排除部分关停了,它又恢复了。”开平市大沙镇副镇长杨伯俊称,“也有之前没养的,这段时间养了。”

据了解,大沙河水库200米内的养殖户拆迁补助,已有相关财政资金予以保障。

另外,对于那些2011年12月31日后违法违规新建的养殖场或扩建的畜禽栏舍,按规定不但不应给予补助,而且还要依法予以处罚。

为此,水库核心区域该拆未拆、拆后管理不到位以及新增新建的养殖场问题,无论是分管的职能部门,还是属地政府,都有推脱不了的责任。

和大沙河水库一样遭受禽畜污染威胁的还有镇海水库。

从镇海水库门外的山路往上走100米左右,一家大型养猪场就设在山顶上。

经了解,这是一家种猪场,其母猪、幼崽的存栏量在500头以上。除了遭受临近猪场的污染威胁外,镇海水库主要还遭受林场内部的污染。

暗访组来到镇海林场,见到大门外公告上清晰写着“禁止在林场内养殖禽畜”,然而一进林场,暗访人员就在进出林场的主干道边发现了一家大型养鸭场。

这里的污水也是直排到附近沟渠,进而流进林场附近的镇海水库里。

据悉,镇海林场每租出一块地,就能多得一份租金。

开平市环境保护局副主任科员刘倬仁介绍,镇海林场辖区内现有养殖场20家,今年计划清拆15家,明年再拆剩余5家。按照水质保护规定和市里相关要求,林场应管控好这些养殖场。刘倬仁称,“林场应该是守土有责,保护生态环境也是他们的责任。”


肇庆端州:黑水长年排入西江环保部门放任不为

羚羊峡古栈道公园位于肇庆市端州区境内,濒临西江,风光旖旎,今年国庆假期刚向市民开放,原本是一个大获赞赏的民心工程,可很多游客却反映,公园门口竟然有一条流淌着墨汁般黑水的河涌。

附近的居民称,正是由于这个景区的开放,才让这条长年悄悄排污的河涌引起了关注。

10月14日,暗访组来到了羚羊峡古栈道公园了解情况,在公园门口桥下,一条黑水赫然流入西江,与原本优美的风光形成了强烈对比。

这条黑水流经的河涌正是羚山涌,暗访组在现场看到河涌里的水呈现出黑褐色,散发着阵阵臭味。水面上还漂浮着一些大大小小的黑色污物。

汇入西江时,黑水在近江岸处形成了与西江水清晰的黑绿分界线,往远处才渐渐与翠绿的西江水融合。

究竟这浓如墨汁的黑水来自何方?暗访组沿着河涌往上游进行查看,寻找污染源。

在羚山涌入江口不远处,有一座羚山泵站,旁边立有一块“鸿宇工业园区”的招商广告,放眼望去附近有不少工厂。

沿着羚山涌沿岸再往上游直到蓝田工业区,暗访组发现沿河有规模不等的若干工厂,包括化工厂、染织厂、石料加工厂、燃煤加工厂等,空气中不时能够闻到刺鼻的气味。

14日下午,暗访组发现一家临近河涌的石料加工作坊正在开工,乳白色的沸水从作坊内流出来,沿着渠道直接流入了羚山涌。

而据羚山涌两岸的居民介绍,河涌水如此脏臭已经长达十来年了,多年来他们也曾经向环保部门投诉,但是黑水的排放却从来没有停歇。

附近居民称,为了躲避监管,工厂悄悄将排污管做了手脚,“几个厂排成一条,由地下水沟排出来。”

14日下午,暗访组在羚山泵站背后,发现了一间没有悬挂招牌的规模不小的工厂,在正对泵站的围墙上,有人特意挖出了两个大孔,据当地居民说,这就是排污望风口。

而就在这个“窗口”底下有一个大型的排污口,泛着白色泡沫的黑水正滚滚流入羚山涌。
眼前的景象令人震惊,这间正在排污的工厂就是附近居民反映的排污大户——肇庆市中信针织染整厂有限公司。

附近居民称,“原来上面很多鱼啊虾啊,现在全部都死了,我们晚上睡觉睡不着,身上真的很难受。”

对于中信公司这个排污口,肇庆市环保局端州分局局长邓强称,“这个口平常巡查的时候也应该看过,这个不是规范的,规范的要立牌。”

暗访组对羚山涌进行调查期间,发现肇庆市环保监测站的工作人员正在对河涌内的水取样。

肇庆市环保局副局长陆志宁称,水质其实都已是劣V类(污染级别最高)。

对于羚山涌排污入西江的情况,陆志宁表示市里已经高度重视,今年6月市政府审议通过了《肇庆市中心城市建成区黑臭水体整治工作方案》,但是黑臭水体的治理是一个综合工程,不是环保一家的任务。

10月13日,有媒体报道了羚山涌严重的排污情况。10月14日,肇庆市环保局向端州区人民政府发出一份《关于提请关停肇庆市中信针织染整厂有限公司的函》,申请关停该企业。不过,在暗访组随后的三次随机抽查中,排污情况仍在继续。

最新信息